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妙心吉祥光谦的博客

http://sgq-blog.blog.163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生的起点和终点(四)〈南怀瑾〉  

2009-06-29 07:17:44|  分类: 大德开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四讲 (一) 濒死与闷绝

    南老师:徐某某你来了正好,你先来报告你那个“死”的经验,我休息一下再讲。他很有意思,这位老朋友是上海人,很滑稽的,他对于死啊,认为是一件好事,因为他说自己有经验。所以,他的亲属死了,人家打电话告诉他,他说死了!那太好了!他妈妈气得大骂他。

    徐某:我有这个亲身的经验,二年前特地请教过老师,老师听了觉得很好笑。

    南老师:很特别。

    徐某:是这样的,大概在我四十岁的时候,有一次应酬喝酒吃饭。我平时大概黄酒能够喝一到二斤,那天只有喝了一点点,因为那天我确实很累,突然觉得胸口发闷,出冷汗,人很难受,立刻就伏在桌子上,像休息一样。

    这时候,我的意识很清晰地知道,自己啪一下就冲上去了,我自己觉得这个就是灵魂,在三分之二是山,三分之一是天的这个环境上飘;而且思维从来没有感觉有那么清晰。当时非常安静,一点声音也没有,一点杂音也没有,就那么飘。这个山也是模糊的,有一点点墨绿色的;天也有一点点颜色,像一种比较模糊的水墨画。我就那么飘,自己也看不见自己的形状,可是我很清醒,就在飘,很舒服。像是每一个细胞都彻底放松了。人活着的时候,没有办法形容这种美妙的感觉,一种彻底的解脱,思维也清晰、集中,好像躺在那个无比高的丝绵被子上,飘……飘……飘……

    我平时很爱女儿的,可是这时候我没有想到她。如果偶尔想到的话,就好像仅是认识的,跟我已经没有感情联系了,好像已经隔了几代的那种感觉。这种飘…飘…飘…突然之间,我意识到,我要回来了,一下子很后悔!然后“啪”一下子,就回来了。

    回来之后,就抬起头来看看,一点事情都没有,也想不出我今天怎么会坐到这里;后来一看,我是在吃饭。我说,很抱歉,我刚才不舒服。他们也不惊奇,以为我累了,就那么歇一会儿。时候我问旁边的人,我昏过去多长时间?他说大概有一两分钟。

    我以前是不信什么灵魂鬼神的啊!我从小是受唯物主义教育长大的。从这一次以后,我就感觉灵魂肯定是有的,而且这个舒坦的程度,根本不是人间能够形容的;不像是肚子饿了,想要吃口饭,吃块肉,吃个鲍鱼,那样的感觉,而是一种永恒的,彻底的解脱和幸福感。这种幸福感不是什么事开心,嘎嘎嘎笑,而是一种很静谧的,很安逸的,涌出来的幸福感。因为有这个经验,我就肯定我不是幻想,肯定我不是像现在很多解释,所谓死是什么神经的暂时幻像,人在痛苦的时候昏过去,有反作用,有一种舒适的感觉,不是的。那个时候我思维非常清晰,很完整。

    那时候,我就认识到,徐某是我这个灵魂的名字。因为我脱离了肉体,我的思维非常完整,一点也没有缺少,很清醒,我就那么飘……

    我觉得有很多东西我是确认了,一个是肯定有灵魂。肯定有灵魂说明很多了,也就是有所谓的神,有所谓的鬼,有所谓的……他们是一种同类的东西,不管你叫什么名字吧,他肯定是存在的。

    我粗看了各种教义,看看都差不多。基督教说人有原罪,今世要怎么行善……佛教呢,也是回头是岸啊,怎么怎么的。我在想,好像宗教主要的出发点和归宿点,实际上都是在教人大慈大悲,然后这个灵魂就得救,不管说得救也好,什么也好,终归是可以升天了。天在哪里?不知道。是到另外的空间里去了呢?还是究竟到哪里去了呢?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 我后来看《濒临死亡研究》,美国有几万个案例,看起来大同小异,整个是幸福感的一种解脱,然后各人有各人的经验,有些进入隧道了,有些听到美妙的音乐了,有些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亲人了,各种各样。我体会下来他们都是真实的,最终很关键的一点,他们都有一种解脱感,一种永恒的感觉,肯定是真实的,因为我自己已经体会到了。体会之后,我就发现唯物论跟唯心论实际上都是一件事情,实际上都是唯物论,另外一个空间存在的唯物论,客观存在的,不是虚构的。我们现在是三度空间加上时间,所谓四度世界。阳性世界,肯定有很多度空间,并且有灵魂存在,只是我们的阳性世界测不出来。

    后来我发现,南老师也总结了生老病死,生离死别,痛苦的事那么多,幸福的事那么少,开心的事都很短暂,可是痛苦的事却是经常普遍发生的,而且是蛮永恒的。好比说肚子饿了,很难受,吃了一块面包觉得有点舒服,是吧!好了,你吃多了又觉得不幸福了。痛苦的事很多啊,你走路跌一跤就很痛。我发现人活着就是劳动改造,不会让你开心。

    所以,我一个舅舅死了,我说哎呦好事啊好事。他生糖尿病比较严重,后来又有感染,两三天就死了。我觉得这是好事哎,一个人要死的时候受的折磨,是一辈子的痛苦加起来都不及呢,这么爽快的死是他修来的。我说,好事好事。我说给南老师听,南老师就笑。

    南老师:徐某某,你热就脱了外衣,披在肩膀,坐在那个位置,盘腿也好,不盘腿也好,没有关系,休息一下,旁听,要不要打坐,随便你。我们讲我们的,你一切自由。

    今天继续昨天没有讲完的课程,这次是胡松年要求的。刚刚我在工作,因为过年收到很多贺卡,那么一大堆,不知道怎么处理。接到贺卡,接到信,我头大了,最好诸位朋友帮忙,不写信,不寄贺卡,因为我回也不好,不回也不好。很多我都不回了,这个搞下去,不晓得浪费多少时间精神。

    贺年卡大概是民国十几年才开始的。中国古代一直到满清末代,没有贺年卡的。那个时候是农业社会,交通不便,所以知识分子要写封信拜个年。后来印刷发达了,有贺年卡,现在是越来越多了。我看这个浪费是不得了。开始我也回信,后来越想越不回。我觉得这是国民的浪费,好像是讲礼貌,又毫无道理。中国人现在过年真麻烦,又是圣诞节,又是阳历年,发贺年卡,又是阴历拜年,越来越多,乱七八糟,自己没有一套风俗礼貌。这是顺便讲起。

    下午的气候不好,真不想讲了,精神不行,到底老了。不过我答应了,还是讲下去。

    徐某与王某这两个朋友,都有死的经验。我加两个字啊,“号称”有死的经验。怎么叫号称?他们自己认为这是死过去。等一下我解释。我不承认他们是死过去,没有真的死,只是濒死经验。

    这个就是昨天佛学提的,几种无心位中的闷绝状态,像死,但不是死。意识没有完全离开身体,也没有完全跟脑分开。换一句话说,这是我们勉强的讲,应该要做一个科学的实验才比较能说明。科学也是假定哦,因为到目前是如此,将来不一定,不要完全信以为真。我讲的也是假定,假定意识算一百分,徐某刚才所报告自己的经历,意识离开身体只有百分之六十,最多七十,那个意识的成分还在身体里头;换一句话说,留在脑里的部分意识关闭了,不知道了,闷绝了。但是离开的那部分意识是清醒的,因为没有了身体的障碍,所以特别清醒,如鸟出笼,很解脱,很自在,很宁静。这也是因为他的福报好,不是每个人都如此的。

    类似情况,将来我们最好能有一个仪器来测验。他的意识在脑的部分没有完全脱开,还留在左脑和后脑,类似很清晰的梦境。那么,在他的生命来讲,这是前面讲过的五种无心位的闷绝位;不是无想定,也不是无想天,更不是灭尽定,也不是真的死亡。这个五位无心你们要注意啊。

    什么叫无心位?就是意识思想不动。一个是极睡眠;一个是极闷绝;一个是无想定;一个是无想天;一个是灭尽定。死亡和出生时,也各有无心的阶段。无想定是一种工夫境界,不是正统的定,但工夫是很高的。释迦牟尼也学过无想定,他修到了以后,认为不对就放弃了。无想定属于色界天高层的定,关闭了思想,但不是道,不是涅槃。

    譬如徐某刚才报告,他昏过去那个时候是不是无想?不是的,仍属想,更不是无想定。但是他那个想,第六意识跟身体有部分分开的现象。


第四讲 (二) 离魂的少女

    如果拿医学随便讲,在中国古代叫做离魂症,我这个“如果”也是科学上的假定。有本古书讲一个非常好的文学故事,叫《倩女离魂》,在中国文学上是非常有名的,表哥跟表妹恋爱,家庭反对。

    譬如陆放翁与唐婉,也是表兄妹结婚。结果结了婚以后,陆放翁的母亲不喜欢这个媳妇,媳妇本来是她选的,是她的侄女,最后强迫陆放翁离婚的。所以有名的《钗头凤》的词是陆放翁写的,以及唐婉回他的词,在中国文学史上流传下来,非常有名。

    现在接着讲倩女离魂,是唐代的故事,父母反对表兄妹结婚,结果这个表妹,非要嫁给这个表哥不可。有一天,这个表妹跑到表哥这里,两个人结婚了,住在一起,完全真的。事情过了十几年,隔久了女的到底还是想父母,回娘家看看吧。回来吧家里人快吓死了,为什么呢?因为这个女儿睡在床上十几年不死不活,就睡在那里。这个女儿一听,也愣住了。家里人就把他带进房间,你不是在这里睡吗?这个女的一下没有了,这个床上的人醒了。然后呢,他们兄妹也成为夫妇了。


第四讲 (三) 梦游的人

    在中国医学上,还有梦游症,很多人有这个病。我小的时候亲眼看到,我们叫他什么哥的乡下人,我家里的水是他挑的。我们大家都晓得他夜里会去挑水。他没有知识,睡到半夜,穿好衣服,到处给人挑水,他会把你家的门开了,水给你挑满,然后他又去睡了。第二天,他也不知道已经给人家里水挑满了。这属于梦游症。

    我后来带兵的时候,最注意这个事。在陆军部队带兵,最怕什么啊?做司令官的,最怕“闹营”,也叫做“惊营”。譬如说,这个部队到一个偏僻地方,没有地方住,就住在祠堂庙子。那我都亲自先查看,观察到哪里最危险的,最可怕的,就拿火烧一烧,或是拿个干草,熏一熏,意识里有点旧观念,我给你烧香了,这些孤魂野鬼,你们出去吧。这个地方不准兵士睡,我自己睡,心理还是害怕的,不过自己那个带兵的威严镇住了。因为睡这种地方啊,有些兵营几百人,夜里突然有人起来,拿着枪装上子弹——冲啊,所有的兵都跟着起来拿枪上子弹了。这个时候,最重要是长官要镇定,要有智慧,就喊号兵:“吹号,集合!”,他们就带着枪来集合了,“立正——向后转——开步走——睡觉”,枪放下睡觉了,这样就行了。你如果没有这个经验,枪会乱打喔,他们看到前面敌人来了,不得了。一个带兵的,以前碰到惊营,司令官大倒楣,非打败仗不可。

    像这些事,现在军事教育有没有讲,我不知道。当年我们旧式军事学校也不讲的,都是秘密,大家自己知道,准备带兵的人都要晓得,那会影响全体。那个梦游的兵拿枪装子弹,像醒时一样喔!可是他还在梦境,这种就是所谓的梦游症。

第四讲 (四) 修道为什么会有神通

    我看现在的医案,有许多人,社会上说是精神病,医学叫精神分裂。但是你听到精神分裂不要怕,要知道那是脑神经与思想的分离作用。这个要研究脑了。我又扯开了啊,不过讲到这里,多给你们讲点经验。你去看病,这个耳、鼻、喉是一科,它的神经系统连带的。眼睛不算的,眼科是眼科,它神经路线不同。你打坐修气脉,左脑、右脑、前脑、后脑神经不同,思维意识走的路线不同。所以精神分裂这个名称,听到不要认为是精神病。真懂得修道,懂得医学,一看很多正常的人,甚至很多大老板,学者、长官,很多很了不起的人物,实际上,他的思维思想,也有精神分裂的现象。当年我们在陆军大学上课,非常注意学生,譬如说这个学生是少将,我们暗中已经给他记录了,他这个精神有问题,不能带兵的,只能做参谋,带兵会出问题,因为他精神意识思维有不同。这是一个科学,牵涉很多。

    讲到徐某刚才的报告,他是真的经验,但是,他的鼻子不通,鼻炎很严重,影响他的脑,不过我没有仔细研究他是左鼻还是右鼻。神经是交叉的,右鼻不通影响左脑,左鼻不通影响右脑。

    所以我想,到庙港以后,我要成立关于脑的专科实验室,要买仪器。打坐得定的境界,同脑神经绝对有关联。一个人的健康核心在脑,人的脑子真的成熟,要到六十至六十五岁。这只是讲脑喔!唯物方面说,好比一个苹果成熟了一样。我讲过,人的生命很可怜,生下来这个脑筋并不健全,到老了才成熟。你看东西方文化,科学这样发达,宗教哲学那么发达,我们一辈子真用到脑的部分,不过是百分之几,只用了一点点。这不是讲思维意识,思维意识是借用脑神经起作用,借这个电路起作用。所以你才晓得,修道为什么会有神通。

    也可以讲,徐某会看到另外一个时空,这是某一部分的脑神经,平常没有用,这时打开了一点。所以真正的神通,或者智慧的悟道,如果拿唯物观点来讲,同脑都有关的,密切密切的关系。

第四讲 (五) 独影境、阴神、阳神

    因此讲道家的经验,所谓“还精补脑,长生不老”,从身体方面讲,重点在脑。脑同思维意识都有关系,例如刚才徐某讲的灵魂出窍了,以及刚才我讲的精神分裂、梦游症、离魂症,与脑都有关系。但是你们要特别注意,思维意识不是脑产生的,不过活着的人,思维意识凭借脑的电路起作用,因此脑的状况对思维意识有影响。

    譬如离魂症,有些聪明人,我们在座的很多,有时候他考虑一件事,自己想得都忘记了自己,忽然觉得,呦!这一下才回转来,已经小部分在游魂了,是那个意识脱离出去在想。这种道理在唯识学叫做“独头意识”,它是单独的,那个意识好像是脱离了脑神经,但是没有完全脱离。独头意识在法相上是“独影境”,单独影像的境界。刚才徐某讲的,他也就是进入了这个情况。有些人打坐,不管学佛家或道家,会进入他那种境界,非常舒服,那也就是灵魂出窍了,在道家修持上讲叫“阴神出窍”。怎么叫阴神呢?我们拿刚才徐某的报告作例子,以科学逻辑的说法,我们完全承认徐某那个境界,是他真的经验,他也不是编的,可是在科学上还是假定真的。他所报告的,他那个出去的徐某在空中,他回转来看这个山是淡的水墨画,模模糊糊不清楚。换句话说,他自己好像在上面,一个特别空间,另一个世界,非常舒服,心里没有烦恼;他刚才讲,他最爱的女儿,但想到女儿时,只是意识带到一下,好像这个女儿跟他的关系,时隔好几生的事情,几乎没有关系了,不像现在活着那个感情。那么当时这个徐某,有真的形象没有?没有,那叫阴神。

    什么叫阳神呢?如果修定,工夫到了以后,有意的变出一个或者几个自己,别人也可以看得到这个化身的。道家所谓“百日筑基,十月怀胎,三年哺乳,九年面壁”,然后才修到阳神出窍。道家讲的,“炼精化气,炼气化神,炼神还虚”,道家这部分跟佛家没有差别,不过道家讲的是唯物方面,规规矩矩吧经验拿出来,佛家讲出来的原理比较多一些。阳神是什么?就是再变出来一个人。譬如有人在家里,在办公室办公,还跟孩子在讲话;同时另有一个他坐在这里。我们看到还跟他握手,跟我们讲话,这就是分身了,有形有象。工夫到这一步的人,是有的,你问他,他不会告诉你,笑笑说没有这个事,你看错了,他不会承认。

    譬如我经常提到儒家的人,到宋朝以后,把佛家的禅宗,道家的修持方法,拿到他们著作里头来,也有很高的成就。可是这一部分,现在的学者们看都不看。这种书很多,经验也很多,讲怎么样作人做事,讲修养。你们看明朝儒家的《明儒学案》,有位罗近溪先生,江西南城人,是很有名的大儒,他对儒道佛都通的,修养非常好。他可以预知时至,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。死了一个多月以后,有同乡在江苏一代看到他,还讲话:“哎,罗先生你在这里啊?”“是是是,你也在这里啊?”两个人还对谈了一下,还问候家里一下。回来一讲,乡里的人就说,你不要乱说,罗先生已经死了好几个月了。这一类就是阳神了。

    所谓阴阳两个字,只是个代号,不是有什么特别意义。一个是有形有象的,叫做阳神。一个是无形无象的,叫做阴神。象这些故事,道家特别多了。


第四讲 (六) 王陽明的故事

    道家有句话,批评佛家一般打坐参禅念佛的,也包括道家的一般修行人,叫做:“只修命,不修性,此是修行第一病”。有些修行人,热衷于练气脉啊,打通任督二脉啊,做工夫,练身体啊,这只是修命,不是修性,不晓得明心见性,这是修行第一病;这样的修行是一个错路,落在了身见上。“但修祖性不修丹,万劫阴灵难入圣”,譬如许多学佛的人,很多只讲学理,流于口头禅,身体一点都没有转变;有一点明心见性的,又不能念念不迷,这个身体的转变不去管,所以精气神不能凝合为一;这样充其量只修了一半,会出阴神,不会出阳神,只有等到中阴才可能成就,现世不会成就报身、化身。

    所谓报身成就,是转变了这个业报之身。出阳神是化身成就,不靠妈妈,自己能生出来另外一个生命,别人也看得到这个化身的。我们平常从女人下面生,修到阳神成就,从头顶上化生出另一个自己来。道家跟密宗的修法几乎是一个路线,这个不应该在这个课题上讲,今天是顺便说到,因为徐某讲了他的濒死经验,我一路打开了话匣子,就给你们讲了。

    譬如,你们在座的某人,经常玩这一套,玩弄阴神,帮人家看这个看那个,玩久了对他自己非常不利,走进鬼道去了,将来变成灵鬼了。再看王陽明是个大儒,他学过佛家学过儒家,有神通的。在王陽明的学案中,他也玩弄过神通的,但最后都丢弃了。王陽明比你这个本事厉害,他的朋友从很远要来看他,他已经早知道了。到了那一天,他就出门在几里外等了。朋友说,你怎么在这里?他说,我来接你的。朋友奇怪:你怎么知道我来?他说,我早就知道了。可是,王陽明后来放弃这个了。他说,“此乃玩弄精神也!”所以,你看王陽明的学案,他是走儒家路线的。

    王陽明当年很有意思的,出将入相。日本人明治维新是受他的学问影响,这叫王学。蒋介石也是研究王学的。王陽明曾在江西做巡抚,那个时候的巡抚,等于现在的党政军一把抓,比省长还有权。有个故事,在王陽明另外一个传记上,说王陽明到江西一个庙子去,他看这个庙子非常好,但是有个房间锁着;他问和尚,你这个房间为什么锁?和尚说,过去有个老和尚闭关,涅槃了,死在里头,吩咐锁着不准打开。王陽明一听,有问题啊!他是地方最高的首长,这个庙子有怪事,说不定里头是什么特务,或是和尚做什么坏事骗人。他说打开!我看看,那和尚说,绝不能打开,我们两三代的祖师都吩咐过,不能打开这间房。王陽明的个性,越听越奇怪,非打开不可,马上给我打开!他那个威严一发,一下命令,和尚没有办法,打开了。打开一看,一个骷髅打坐在那里,前面桌子上有个条子,写着“五十年前王守仁,开门即是闭门人”。王陽明的名字叫王守仁,陽明是他的号,他一下傻了,哦,原来他就是我!前身在这里涅槃,工夫到这一步,他预知自己转世再来时,会打开这个门。但是儒家呢,这一段公案不采用,不记载。儒家把很多真的故事拿掉,认为太迷信了,怕人家批评。

    刚才因为徐某给你们报告他的濒死经验,他还有个朋友姓王,他也“死”过的,你(徐)可以将他的故事给大家听吗?

    徐某:王某那次生了胃病,胃穿孔大出血,只有四十的血压,他人一下子昏了过去,跟我的感觉差不多,就是灵魂走了。他说,他看见那个花园啊,像是阳光明媚,有亭台楼阁,还有音乐,他就在树梢上面这么飘……他最后飘到前面,有模糊的一栋很小的房子,里面很黑,他等在那儿,不肯进去。可是有一种声音,有一种力量在推他进去,一定要他进去。我问他,你听到什么声音,他说想不起来,也许并不是声音,那个意思时有人说,进去进去,一定要进去。他一进去,就醒来了。他持续的时间比较长。

    南老师:那位王某是电力工程师,他们这个年龄,都是这一代唯物教育出来的,本来不相信这一套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6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