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妙心吉祥光谦的博客

http://sgq-blog.blog.163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四法印讲记(三)/益西彭措堪布   

2010-12-25 12:12:30|  分类: 经论讲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人们认为:障碍瓶常住的即是锤等的灭因,以其能令瓶成为无常,而在未遭遇彼因期间,则是常住。】

这是世间人典型的观点。以铁锤为例,这种观点认为:铁锤是瓶的灭因,瓶本是常住的,由铁锤使它从常住变成无常。

下面遮破,第一步破铁锤是瓶的灭因,第二步破由铁锤毁坏了常住的瓶。

第一步破铁锤是瓶的灭因

【破斥:不然!凡是从能生自己的因中所生的法,自身法尔[1]刹那灭故,灭不需其它因。】

破斥:凡是由因缘造作的有为法,法尔就是刹那灭的,所以有为法的坏灭不需要观待其它因,是它自身体性的缘故。

比如,糖为甜的自性,在糖产生之后,它的甘甜不需要观待其它因,如果糖需要依靠其它因才能变甜,那应成没有遇到该因时,糖就不是甜性。同样,瓶不是原有的法,瓶是由泥团、陶工等因缘造成的,由此决定它是刹那灭的自性。由于它的体性是刹那灭,因此它的灭就不需要观待其它因,如果需要观待其它因,那就成了瓶没有遇到该因时是常住的,这和承许它是刹那性相违。

问:有何理由能证成有为法的法性是刹那灭?

答:所谓有为法,就是由因缘和合造作的法,也叫所作法。这里把因和缘都归在因中,重点在因果上作观察,首先观察因是刹那性,再观察果是刹那性。

观察因是刹那性

因只有三种存在方式——永恒常、暂时常和刹那灭。暂时常住是指一段时间内常住,到这一段的末尾才变坏,这在逻辑上犯了自相矛盾的错误。既然一段时间内常住,那这段时间中的前前后后就都是一体的,一头一尾也就是一体的。既然是一体,开头不灭,后面怎么能灭呢?所以不可能有暂时常住。

其次,承许因是永恒常有很多过失,举两种来说:

一、如果因恒常,因就永远存在;因永远存在,因所生的果就永远存在,为什么不见它恒时生起呢?所以因不可能是常法。

二、因是常法,因就不可能有任何作业,这样,因始终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动,忽然间新的果法生起了,不能说此常法是生起它的因,因为常法没对它起过任何作用。

 常法在这边纹丝不动,果法在那边生起,常法什么也没做,怎么能安立是因呢?如果一无所作也能安立是因,那应成它是一切法的因。比如,一块石头放在地上纹丝不动,石头边盛开了鲜花,能说石头是产生鲜花的因吗?如果石头什么也没作,也能安立是因,那可说它是一切法的因了。

 由以上观察就知道:任何能生果的因,既不是暂时常住,也不是永久常住,而只是刹那灭的体性。

 抉择果是刹那性

 首先观察因果有先后,即因灭了才生果,果既不在因之前,也不是和因同时存在。

 如果果在因前存在,那么当果产生时,因还没有产生,果的产生并没有依靠这个因,所以不能安立是因。其次,果和因同时存在,在因存在时,果已经存在了,果并没有观待这个法,不能说这个法是它的因。因此只能是因前、果后,前一刹那的因灭了才生起后一刹那的果。

 其次观察果的刹那性。如果果不是刹那灭的自性,那它的灭必定是观待因缘才灭,在没有遇到灭因期间,它应是常住的体性。现在证明“它是常住”这一点不能成立。怎么不成立呢?因为因灭时生起了第一刹那的果,如果这个果能安住到第二刹那,那么是谁造成它存在呢?生第一刹那的因是刹那灭的,在第一刹那的果生起时,它已经灭了,而第二刹那的果和第一刹那的果是一体的,当然它们的因是同一个,现在因灭了,第二刹那的果就成了无因生。如果无因也能生果,则应成一切时都生果,因为不需要因缘就能产生,当然任何时候都可以产生。

进一步推导,如果这个果法何时都能产生,那应该在第一刹那之前也产生,为什么它在因缘积聚之前不产生,而只在因缘积聚的那一刻才产生呢?

由此可知,果不可能是常住的法,由因缘生起的果法在最初形成的刹那就是刹那灭的体性,这个灭不需要观待其它因缘,所以有为法是刹那灭的自性。

第二步破由铁锤毁坏了常住的瓶

【“以锤令瓶的相续不能安住”,并不是瓶本常住以锤方毁,若是常,则无法毁坏。】“以锤让瓶的相续不再安住”不能理解成“瓶本常住,只是以锤使它毁坏”。为什么?因为是常法就不可能被毁坏。以下分三步观察:

一、观察常法是前后一体的(前后指时间上的前时和后时)

推理:如果一个法前后不是一体,那后面就和前面不同,不能说是常法。因此常法是前后一体的。

二、观察常法是不可变动的

推理:常法既是前后一体,就不允许有变动,因为后面的它变了,就是前面的第一刹那变了,第一刹那就变了的法并不是常法。因此常法是不能有变动的。

三、观察常法不可能被毁坏

推理:因为常法不可变动,所以它连轻微地动摇一下都不可能,何况被四分五裂地毁坏。所以常法不可能被毁坏。

以下再举理由成立常住的瓶子不可能被毁坏,理由是“无常法遇不到常法”。

首先观察铁锤是刹那法:铁锤被举到空中之后,迅速往下砸碎陶瓶。在此期间,铁锤刹那刹那在空中迁移,可知它是刹那无常的。如果瓶子是常法,铁锤变到第二刹那之后就不可能和瓶子相遇,既然遇不到瓶子,怎么可能毁坏它呢?

问:为什么遇不到?

答:因为铁锤已经到了第二刹那,而瓶子还停留在第一刹那,如果铁锤还能遇到瓶子,应成铁锤能遇到过去法,或者下午能见到早晨的太阳,今天能吃到昨晚开锅的米饭。

比如,一列火车在铁路上飞驰,车窗旁边的旅客观看窗外的景物,他能看到静止不动的事物吗?当然不能!他的位置随着火车不断迁移,他所见到的事物也一定在不断更换。如果他前后见到了同一种事物(比如见同一棵树),那应成火车已经奔驰到了前方,而他还在原来的位置上纹丝不动,这显然和现量相违。所以,运动者永远见不到不动的事物,同样的道理,刹那变的铁锤永远砸不到不变的瓶子。

反驳:比喻不对,因为车窗旁边的观察者把头探出窗外往后看,就能见到前面见的那棵树。

答:比如对同一人拍照,从正面拍一张,从侧面拍一张,这两张照片洗出来一样吗?如果不一样,观察者从两个侧面见到的树怎么会相同呢?

以上只是浅层的解释,下面继续深入:

在印度佛教中有一位法称大菩萨,他在因明著作中作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,就是在观现世量里永远见不到常法。这个的理由是“能见的心识是刹那性”,也就是,分别识是刹那迁变的,它一迁变,它当中的现象自然跟着迁变,就像梦心念念迁变,梦境也念念迁变一样。由此就知道,我们的分别识从没见过两刹那一样的事物。

结合比喻想一想,比如放电影,放映机的马达在不断地转动,在放映的画面里能找到两刹那相同的画面吗?当然找不到,因为前前后后放出来的光线都不相同。或者,在一个盘子里放上很多颗糖果,当盘不停地旋转时,盘上有没有不变动的糖果呢?当然没有,全盘的东西都在随盘旋转。这是比喻“心变则万法变”,我们的分别心刹那迁变,分别心中的景象也就在全盘迁变,所以在迁变的分别心中,谁也没见过前后不变的常法,既然没见过,有什么理由说它存在呢?

总之,安立一个法是常住,最起码要见到这个法在后面的某时和前面相同,但我们的分别心在两个刹那时的现象毕竟不同,所以在分别心的境界里永远见不到两刹那相同的法。(其实,我们在无量劫中根本没见过微尘许的常法,但我们都认为有常法,为什么会这样?就是因为自己的意识错乱了。)

现在应该明白了,这是因为心识刹那迁变,识所显现的森罗万象无一不是刹那无常的,由此,我们心前的万事万物在“刹那性”上得到了全盘的统一,即使是分别心所见的佛的色身也只是刹那性的影像。为什么?因为佛的色身也是众生分别心前显现的影像,哪里有常住的体性?所以报、化非真佛,唯有法身是真佛。

有人说:报身、化身是无常的,法身或一切种智总该是常住吧!

在观现世量里,所见的、所认为的、所观想的,不论法身或一切种智,除了只是刹那性的影像之外,决不会有常住的法,这就一概否定了常法。在分别心的境界里,连无上的一切种智都不能说常住,何况瓶子这样的小物体,更不会有常住的体性。

有人说:虽然瓶子是刹那性,但还是由铁锤造成了它的坏灭。

答:如果是由铁锤造成了瓶子的坏灭,那灭就是一个果,灭有两种:一是前刹那瓶子刹那灭的体性,二是后刹那瓶子荡然无存的灭(这是无事法的灭,无事和有事是一对,“无事”是零事物,就是像石女儿那样,没有任何东西。)。现在问:铁锤是造成了有事法瓶子的刹那灭,还是造成了无事法的灭。首先,瓶子的刹那性是由泥团、手等因缘造成的,和铁锤没有任何关系,如果硬说是由铁锤制造了瓶子的刹那性,那就是把泥团和手等的功劳揽在铁锤身上。其次,无事法的灭就是一无所有的灭,这样子虚乌有的法谁也无法制造。比如,我们刊登一则启事:谁能制造一件龟毛衣服,就奖赏他十亿美金,相信没有人能造出来,谁能造出没有的东西呢?(如果觉得抽象,可以手里抓把面粉,然后问自己:用尽一切努力捏这把面粉,能不能捏出一个零来?无论如何也捏不出无事法来。)

这里关键要知道:只有产生了新事物才能说造成,没有产生任何事物是不能说造成的。“造成无事”实际是自相矛盾的说法,因为造成无事就是造成的是零,也就是什么也没造出,怎么能说“造成”呢?

有人说:铁锤造成瓶子毁灭的同时,自然出现它的附产品碎片。(自然:无因。)

破斥:如果在铁锤毁瓶的同时,自然产生了碎片,那以同等道理,应成工人毁灭泥团的同时,无因产生了瓶。为什么不说工人的手毁灭了泥团,自然蹦出一个陶瓶呢?或者,为什么不说水、土、阳光毁灭了种子,无因产生了苗芽;厨师毁灭了面团,无因产生了拉面?事实真相是:

水土等+种子 →苗芽

手等+面团 →拉面

以上遮破了“铁锤使常住瓶变成无常,铁锤是常住瓶的灭因”的观点,附带还讲到铁锤不是刹那瓶的灭因。总之,如果瓶是常住,就无法变成碎片。

【然而,瓶自身是刹那灭的自性,由最后一刹那瓶为近取因、铁锤为俱有缘,而出现碎片阶段,如同由泥为因、手运作为缘,从中产生第一刹那之瓶。】

“然而”是承接上文,有个转折的意味在里面,意思是如果瓶是常住,无论如何都毁坏不了,也就是不可能由铁锤的击打而产生碎片。相反,承许瓶是刹那灭的自性,便能合理地建立因果,即最后一刹那的瓶是忽尔显现的刹那灭的现象,铁锤也是刹那灭的现象,两种法聚会的当下,以缘起力忽尔就显现碎片,就像当初泥团和手的运作聚会,忽尔就产生第一刹那的瓶一样,都是因缘和合生果的现象。

用公式来表达,就是:

最后刹那瓶(因)+ 铁锤猛击(缘)→碎片(果)

如同:泥团(因)+ 手运作等(缘)→第一刹那瓶(果)

这里要领会两点:一、只有在刹那性的法上才能安立因果;二、一切显现只是缘起生的自性,前前后后一直是因缘生果,都只是生了一个法,而不是灭了一个法。

陶瓶是一个例子,研究透了它,举一反三,就会通达一切有为法存在的状况。比如,瓶换成种子,如果种子常住的话,不论农民如何努力,也不可能使它变成苗芽,因为常住的种子是不会有任何变动的。相反,种子是刹那性,种子自身就有变的因素,和水、土等的助缘和合,以缘起力就会产生苗芽。依此类推可知一切因果只有在刹那性上才能建立。

疑:论中用产生第一刹那瓶的现象来比喻,初始是瓶生起,最终是瓶坏灭,一始一终看起来差距很大,就像一个孩子最初来到人间,我们庆祝他的诞生;最终他离开人间,我们哀悼他的死亡,这是一生、一灭的两种事,怎么能说一致呢?

我们有这样的疑惑,是因为我们没细心作过观察,稍作观察就能看清它的真相。比如,手里捏一团湿泥,立刻出现一个泥团,这是因缘生果,泥是因,手是缘,泥团是果。再用铁锤打这泥团,顿时出现一堆散泥,也是因缘生果,泥团是因,铁锤是缘,散泥是果。前后都是“因+缘 →果”的模式。

人的生死也是如此,一个人的诞生是自己的业识配合父母精血而出现人的身体,一个人的死亡仍是自己的业识加上缘而出现中有形态。拉开来看,从无始到今天的漫长流转中,每个刹那的显现都是因缘和合的现象,而且在它产生的同时又作为因,配上其它缘,又产生下一刹那的现象,就这样,按照“因缘生果,果又成因,因又生果”的程序辗转不断地演变。就像手和泥造成了瓶,瓶和锤又造成了碎片一样,一切时空点上的显现都是缘起生的自性,由因缘和合只是显现新的法,并不是毁灭旧的法。

我们再检查上面的观点,会发现这些观点多么荒谬可笑。

观点一:铁锤毁坏了常住的陶瓶,使陶瓶变成无常。这是把因缘生果看成以缘毁灭了常法的因。

观点二:铁锤毁坏了刹那性的陶瓶,自然产生碎片。这是把因缘生果看成以缘毁灭了因的同时,无因产生了一个果。

观点三:铁锤既制造了瓶子的坏灭,又生起碎片。这是把因缘生果看成以缘同时制造了无事的灭法和有事的果。

下面进一步辨析。世间人都说“铁锤是毁灭瓶的因”,这种说法合不合理呢?或者,从哪种意义上说合理,按哪种意义说不合理?

【尽管如此,由铁锤能中断陶瓶同类不断而生的相续,也取名为灭瓶之因。】

“尽管如此”是转折词,意思是,虽然铁锤没有造成任何灭法,并不是灭因,但由“铁锤能让瓶的相续中断”这一点也安立是灭瓶之因。

问:前面说铁锤是产生碎片的因,这里又说是灭瓶之因,如何圆融这两种说法呢?

答:我们过年贴春联,会写“辞旧迎新”四个字,其实,“辞旧”就是“迎新”,“迎新”就是“辞旧”,两者只是同一件事的不同角度的说法。比如,脚向前迈开一步,脚到了新位置时,就是离开旧位置时;脚离开旧位置时,一定到了新位置上。同样,“碎片产生了”和“瓶的相续中断了”也只是同一件事的不同角度的说法,新的碎片产生时就是旧的瓶相续中断时,针对前者就说铁锤是产生碎片的因素,针对后者可说铁锤是导致瓶的相续中断的因素。两种说法都可以。现在随顺世间名言把瓶相续的中断说成是瓶的坏灭,从这一点也把铁锤叫做灭瓶之因。

【虽然按粗相续无常的现相说以锤灭瓶并没有不符合意义,但不了知细法性无常而认为“瓶期间常住,仅以其他灭因而无常”,则只是错乱而已。】

(“粗相续无常”和“细法性无常”是一对专有名词,简称“粗无常”和“细无常”,中断了同类相续是粗无常,有为法法尔刹那灭是细无常。比如一个人几十年中刹那刹那显现人的形态,叫做人的同类相续。最后遇到死缘中断了人的相续,转成天身,这是人的粗相续无常。做人期间,每刹那是因缘造成的有为法,法尔是刹那灭的体性,这是细法性无常。)

世人都说“铁锤毁灭了陶瓶”,按照粗相续无常的现相,以铁锤的因缘而导致陶瓶的相续中断,说它是灭因和实际意义吻合。但是,不了知有为法细法性的无常,心里认为陶瓶本来常住,只是由外因的铁锤使它变成无常,就只是一种错乱(为什么说是错乱?因为本来不是如此,还认为是如此,这就是心识错乱了。)。

比如一个人中毒死亡,从“毒物让他此生的相续断绝”这一点说他中毒而死,和事实吻合,但认为他的身体一直如金刚般常住,只是毒物让他出现无常,这就是心识错乱了。

一般人认为人死了才显现无常,人活着并不是无常,实际上,“诸行无常”是指即使在年轻力壮的时候,也是每刹那坏灭的自性,佛经里把人身比喻为广场中央的烛光,只有通达细无常才能领会这一比喻的喻义,事实上,不是到烛光吹灭时才出现了无常,而是在烛光稳定显现的期间,就是每刹那生灭的无常性。每刹那的光是由蜡烛、灯芯等因缘造成的,法尔只是一个刹那的显现,而且,由烛光是刹那灭的,才会被风一吹就导致熄灭,不然,常住的灯光再怎样吹也不会熄灭。

《八大人觉经》说“国土危脆”,不懂细无常也难以领会其义。我们想一想,如果高山、平原在存在期间是坚固的,怎么能说“国土危脆”呢?学了细无常才知道,高山、平原都是由因缘造成的,即使在相续稳定存在期间,也只是每刹那瞥尔一现、瞬间就消失了,和银幕上瞬间闪现的画面一样。从刹那性来看,国土确实和泡沫一样,这样一闪就消失的东西,当然是危脆的。

所以,要看到自己在哪点上错乱了,地球不是只到爆炸的那一刻才显现无常,而是就在存在期间也是刹那不住的无常体性。

【因此,由不同的因缘集聚而出现的同类或不同类的事物阶段[2],一切都是缘起生的自性,以一组组刹那而次第安立的。】

这是开示一条贯穿一切有为法的大共相,学习时把握从近到远、从小到大的方法,首先从切近处入手,把它观察清楚,然后展开来推到一切有为法上。之所以要这样做,是因为凡夫心量狭小,一下子讲广大相不容易相应,所以要找到很切近的点,心能在这点上观察、分析、体会,再逐步扩展到一切有为法上,就能落到实处,生起具体的认识和感受。

 以陶瓶和碎片为例,陶瓶从生到灭时,每刹那的显现都是缘起生的自性。首先,第一刹那的瓶原来不存在,以手和泥团等的因缘和合才显现。这以后在瓶相续安住的期间,每一刹那都是缘起生的现象,就是以前一刹那的瓶为因,以瓶以外的地水火风等为缘,显现后一刹那的瓶。由于刹那刹那都显现瓶的形态,就把这一组同类的刹那安立为瓶的阶段。在最后一刹那遇到了铁锤,忽尔就显现碎片的新形态,这是进入了新的碎片阶段。

再看碎片也有从新生到相续灭的一段,碎片并不是本有的,它只是由瓶和铁锤造成的现象,所以它是缘起生、是刹那性的。在它产生之后,由前一刹那的碎片和地水火风等和合,产生后一刹那的碎片。这样碎片从新生到消失之间,每刹那都显现碎片的形态,把这一组同类的刹那安立为碎片的阶段。

所以,陶瓶和碎片的阶段都是在一组同类的刹那上假立的。展开来,碎片之后有粉末,粉末之后还有后后阶段;陶瓶之前有泥团,泥团之前还有前前阶段,前前后后都是刹那刹那的显现。这是一条漫长的相续之流,这期间的一切阶段都只是缘起生的自性,都只是按照同类归纳的原则在一组组形态相似的刹那上假立的。

再以自己为例作观察,以三生来说,假设前世作牛、今生作人、来世作极乐世界的菩萨。以前并没有这个今生的身体,这只是在自己的业识和父母精血和合时,才形成第一刹那,既然这是由因缘造作的法,就没有常住的体性,就只是一刹那的显现。此后,从入胎到死亡之间,刹那刹那由因缘显现人的形态,这组同类的刹那就叫人的阶段,实际上,除了一刹那显现一相之外,并没有别的实体的阶段。

在临终最后一刹那,以念佛为因,以佛的大愿为缘,一刹那就出现莲花化生,这是生命进入了新的阶段,从此,刹那刹那显现轻虚之身、无极之体,直至证入无为法。这一组刹那可以说是净土菩萨的阶段。

再看前世做牛的阶段,最初是以造恶的业识和父母精血和合出现了牛身的第一刹那,正当形成时,就是刹那性,从此由业力牵引,刹那刹那显现牛的形态,直至死亡。这期间,一组刹那都是显现牛的形态,合起来叫牛的阶段。

像这样一世世往前推,一直推到无始,统观起来,才知道无边的生命旅程,实际只是一个个刹那灭的显现。在这里面没有一个实有的阶段,阶段只是一种假立,就是按照同类归纳的原则,把一组组的刹那安立为一个个的阶段。

推而广之,十方三世的器情现象都只是缘起生的刹那性,不同的因缘和合,就出现不同的刹那显现。所谓阶段,只是按归类的原则在形态相似的一组刹那上假立的。在有为法的世界里,不论有多少种阶段,不论是同类还是不同类的阶段,不论持续多长或多短的阶段,总之,一切都是以一组组的刹那按次第而安立的。

这里关键要理解阶段和刹那的关系,一般人认为阶段不是刹那,他认为有一段实有的阶段存在,其实,阶段只是分别心把一组刹那连系起来而假立的,除了一个个刹那之外,并没有别的阶段存在。

没有通达刹那无常的人,在他眼里只有阶段、没有刹那,就像不懂微尘性的人,只“见”到一个个粗大的事物,比如一张桌子、一个人或者一座山等。以门为例,我们觉得是一种浑然一体的、有形有相的物体,其实,在微尘层面上只有许许多多的微尘,根本没有一扇整体的门,心前显现整体门的形相只是第六意识的错觉。同样,在时间的微观层面上,除了当下一刹那之外,谁也没见过整体的阶段。我们觉得有一段完整一体的时间,这是第六意识错乱了,出现了实有阶段的错觉。总之,所谓的阶段就是第六意识在一组同类的刹那上假立的。

[1] 法尔:法本身就是如此。

[2] 同类或不同类的阶段:同类和不同类是相对说的,比如,同一种陶瓶的阶段,相对泥团来说是不同类的阶段,相对陶瓶自身来说,陶瓶的初、中、后阶段是同类的阶段,因为都是显现陶瓶的形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8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