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妙心吉祥光谦的博客

http://sgq-blog.blog.163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印简和尚—气夺王侯  

2012-01-13 17:20:25|  分类: 古德圣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公元十三世纪上半纪,正是宋、金、元鼎立之时,天下大乱,烽火遍地。那蒙古骁将忽必烈横戈跃马,攻城掠地,杀人如麻,人闻其名,无不骇然变色。而这样一个手握重兵,令人谈之色变的三军统帅,却对当时的一位汉族僧人极为尊崇,礼遇有加。他就是被封为“先天镇国大士”的印简大师。

    印简本是山西岚谷宁远人氏,俗姓宋,据说为微子的后裔。他生于金泰和二年,从小聪明过人,悟性极高。七岁时,父亲给他讲授《孝经》中的“开宗明义”章,他脱口就问:“开者何宗?明者何义?”他父亲听了十分惊异,知道他决非尘世中人,便带他去拜当地的有名僧人颜公为师。颜公想观察他的根器究竟如何,便留他住下,教以《草菴歌》,当讲到“坏与不坏主元在”一句时,印简问道:“主在何处?”颜公回答:“何主?”印简说:“坏与不坏者。”颜公说:“此为客。”印简又问:“主在何处?”颜公沉吟良久,无法回答。

    不久,印简投于中观诏公门下,受戒为僧,当时年仅十一岁。寺中的首座洪彦问他:“于今受大戒了,缘何作小僧?”印简答道:“缘僧小,故戒说大,试问,上座是戒老呢?还是戒小?”上座说:“我身则老。”话还未说完,印简大声说:“休生分别!”有一天,上座对一个僧人说:“你到印简的背上去拍一下,等他回头的时候,向他伸出一个指头,看他怎么办。”那个僧人真的去拍了一下,谁知印简竟头也不回,只是向上竖起一个指头。上座对此深为惊讶,心知印简不是一般僧人。

    印简十二岁的时候,中观师傅教诲他道:“你想学的是文字语言,其实大道不在此,只要身心如槁木死灰,达到功用纯熟,悟解真实,大死一场休有余气,到那时节,瞥然自肯,才能与我相见。”印简点头称是,虚心受之。一天,印简扶着师傅散步,师傅说:“法灯禅师曾经说:‘看他家事忙,且道承谁力。'你对此说有何看法?”印简没用语言回答,而是抓住师傅的手一拉。中观师傅笑了笑说:“你这个野狐精!”

    印简十三岁时,蒙古皇帝成吉思汗指挥军队攻取中原,当时印简在宁远城,城破之时,他请求师傅让他蓄发敛髻,以明心迹,中观师傅对他说:“若从国仪,则失僧相。”他这才剃发如初。

    五年之后,蒙古兵又攻取岚城,当时兵荒马乱,寺众纷纷逃难解散,只有印简一人留在寺中照顾师傅,中观师傅说:“我年已老大,死不足惜,你正年轻,如此玉石俱焚有什么好处呢?你还是赶快离开吧!”印简哭着回答:“因果无差,生死有命,我怎么能离开师傅,自求脱免呢?即使能免一死,我还算个人吗?”中观师傅见他确是一片诚心,便对他说:“你往朔漠,将有大的因缘,那我们就一起到北方去吧。”

    第二天,岚城被攻陷,蒙古兵进了城。蒙方军队中有个将军叫史天泽,他见印简气宇不凡,就问了他:“你是何人?”印简回答:“我是沙弥。”他又问:“你吃肉吗?”印简反问:“什么肉?”他说:“人肉。”印简正气凛然地说:“人不同于野兽,野兽尚且不相食,更何况是人呢?”史天泽无语可答,转而问道:“这次战争如此酷烈,我能保全无恙吗?”印简回答说:“一定要靠外在的护卫方可保全。”史天泽便满意地离开了。

    蒙古军队中还有一个叫李七哥的将军,问印简:“你既然是僧人,那么你是信禅还是信教呢?”印简答:“禅与教,是僧的两个羽翼,就像国家用人,必须文武兼用一样。”李七哥又说:“虽然如此,但你究竟偏重于哪一方?”印简说:“两者均不偏重。”李七哥厉声问:“你是何人?”印简神色自若的回答:“佛。”

    史天泽和李七哥见印简虽然年轻,却毫无畏惧,应对不凡,心中十分敬佩,又听说印简的师傅亦在城里,于是一起去拜访。听了中观师傅的一番说教,大喜过望,说:“有其父必有其子,有其师必有其徒!”两人均拜中观为师,并与印简结为金兰之好。蒙古国王大加恩赐,封中观为“ 慈云正觉大禅师”,印简为“寂照英悟大师”,所需饮食资财,一概由朝廷供给。

    不久,中观大师圆寂,印简为他守葬塔。一天晚上,忽然听见天空中有声音高呼其名,印简顿然有悟,于是迁居到三峰道院,又听到有声音曰:“大事将成,走吧,不要再滞留于此!”

    第二天清晨,印简便执杖而行,来到燕地。经过松铺时,适逢大雨,只好宿于岩石之下,因击打岩石火星迸散,立时大悟,自己抚摸着脸颊说:“今日始知眉横鼻直,信道天下老和尚。”

    此前,当中观师傅圆寂之前,印简曾问他:“今后我当依何人,了此大事?”中观说:“到庆八十去。”当时印简不解其意,此时到了燕地,到了大庆寿寺,才明白师傅的意思。原来,“庆”指的是大庆寿寺,“八十”即指寺中的中和老人璋公。而中和老人在印简抵达大庆寿寺的前一天晚上,也梦见有个异僧手禅杖,径直走入方丈室,雄踞于狮子座上。第二天印简一到,中和老人就笑着说:“此人即是我昨晚梦见的异僧。”印简问中和老人:“我不来而来,为何要相见呢?”中和说:“参须实参,悟须实悟,莫打野语。”印简又说:“我因击火迸散,始知眉横鼻直。”中和说:“我此处有别。”印简问:“如何?”中和老人回答:“牙是一口骨,耳是两片皮。”印简说:“将谓别有。”中和说:“错。”印简大喝道:“草贼大败!”中和不语。过了一天,中和又与临济两堂首座一齐跟印简参计因缘,印简竖起拳头,猛地一拍,当时丈堂震动,无人能抗,于是接替中和,作了大庆寿寺的住持。

    有一天,印简在走廊上遇见好几个僧人,便一一向他们提问,回答不切合,皆遭打,又问最后一个僧人:“你到哪里去?”僧人回答:“找和尚去。”又问:“找他干什么?”僧人答:“让他痛打一顿。”印简接着问:“用什么打?”那僧人向四周看了看,说:“不用棒来打。”印简连打了他四下,嘴里说:“你这个掠虚汉!”

    不久,朝廷加封印简为“先天镇国大士”。当时,忽必烈尚未登帝位,派人请印简赴帐下问佛法大义,听后十分满意,又从他受菩提心戒,他告诫忽必烈:“我佛门之法与治国之论无甚不同,关键在于要法正论品,则理固昭然,只怕大王你不能真正实行啊!”忽必烈听了深有所得,亦十分信服,送给他一件珠袄金锦无缝大衣,执弟子礼,对他非常恭敬。将告别之时,忽必烈问:“佛法此去,如何受持?”印简说:“信心难生,善根难发,今已发生,务必要好生护持,专一不忘,不见三宝有过,常念百姓不安,安抚士民,赏罚分明,执政无私,任贤纳谏,又宜访求天下大贤硕儒,问以古今兴亡之事,以鉴于今 。这都是佛法啊!”

    印简大师离开以后,有一个恶少年肆意毁谤佛法,忽必烈把他抓了起来,准备杀掉他,同时派了一个专使告知印简。印简赶忙回了一封信,信中说:“明镜当台,美丑自现,大权在握,赏罚无私。假如正念现前,邪见外魔,杀之亦可,然为王者应当以仁恕为心,方可得民之心。”忽必烈释放了那个少年,对印简更加敬仰了。

    过了一段时间,朝廷命印简统管天下僧众,赐白金万两。蒙哥即皇帝位,对印简亦礼遇有加。元宪宗登位七年,印简泊然而逝,世寿五十六,谥曰“佛日圆明大师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4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