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妙心吉祥光谦的博客

http://sgq-blog.blog.163.com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道丕和尚——孝子护法  

2012-06-26 18:24:25|  分类: 古德圣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后周显德年间,洛阳福先寺门前香车宝马总是不断。

光仁和尚虽说已经看惯这种场面,心里也还免不了阵阵得意:师父道丕是德高望重的僧界领袖,走马灯一般轮换的皇帝。象后梁后主、后唐庄宗、明宗,当朝的后周太祖,凡是在内廷建造香坛,谈论佛事,少不得请道丕去坐个首席,更不用提来请教养生之术的达官贵人了。

这日,道丕被摄政的周世宗柴荣接到宫中,回来后一脸凝重,一扫往日的神采。光仁不禁有点迷惑,又有些慌张。其实,如果他知道世宗跟道丕都谈了些什么,恐怕会感到天崩地裂呢。

世宗沉着脸说:“现在的寺庙金碧辉煌,朕也甘拜下风。满街满巷的秃头宽袍,我也看腻了。都说佛门崇尚虚空,怎么只看见你们就会拿着布袋去收人家的布施,有入无出,空口替人消灾?而且目无尊长,极为凶恶!我可不想把钱粮耗在废物身上,我要会耕田织布,能打仗的人,法师是有德之士,所以我与你商量拆庙还俗的事情。”

道丕深深地作了个揖,他仿佛已经感到烈火临近的灼热。

“陛下所说固然是实情,但出家人亦分鱼龙,真正清心参佛的,绝对不愿意在人前抛头露面,在世上招摇撞骗的刁蛮僧人,实在是有名无实。陛下如果不加分别便要拆庙还俗,那就只能把兰草和野草一同锄灭,抛弃泥沙,同时也把蕴含其中的金子也扔掉了。陛下向来招揽贤明智能之士,这有益抑或有害呢?如果大家各得其所,都没怨恨,陛下江山自然稳固如石,如果随意毁坏寺院,就好比毁坏生长恭敬和顺的田地,陛下想想,这有害啊。而且,天下刚刚摆脱动乱,百姓喘息未定,创伤未愈,还请陛下将事情拖后,待国政隆盛再来整顿佛门。老子说过:‘治大国如烹小鲜',正是考虑到动辄引起混乱啊。”

世宗心想:“道丕说的也有几分在理,而且僧侣的势力也确实太大,还是慢慢来吧。便露出笑容,说:

“法师想得深,想得远,朕一时冲动之言,望法师宽心。”

这天晚上,道丕坐在长明灯前,把《佛名经》、《法华》、《金刚》、《仁王》、《上生》搬出来,逐字读了一过。

“光仁,把寺僧都叫来。”

光仁一转身,僧人们便象早已埋伏好一般涌进大堂,围坐在道丕身边。他们也感到了空气中的紧张。

“你们知道,晋朝的道安大师就是在这福先寺里开始译经的。佛法象一条清凉的泉水,流出福先寺,流出世间,滋润了多少苦难的生灵。唉,物极必反,佛法要遭难了。你们要警觉些,修身要更加严谨。

“世宗可要杀师父?”光仁问,堂下已经有人哭出声来。

“出家人早该参破生死幻相。五年前,后汉灭亡,京城里烈焰熊熊,士兵四处杀人抢劫,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。我就站在寺院门口,念诵超生经,直达无生法忍之境界,刀剑之声全不入耳。”道丕喝道。

“我只是不愿看到经书被一把火烧掉,寺院变成一片瓦砾,大家被赶回去做各种卑贱的事情,修行半途而废。”

“但人家要灭佛,还不是抬腿踩死只蚂蚁,想想会昌年间的惨状。”一个僧人摊手望天,悲叹不止。

大难临头的预感牢牢地攫住僧人们的心,道丕也有点迷茫:佛门将往何处去呢?儒道两家都怂恿皇帝毁佛,一家说佛是胡人传来,自然胡言乱语,一家说出家人信轮回,不拜父母,形同禽兽。

其实,道丕倒是以孝心扬名的佛徒。他原来是唐朝的宗室,父亲是战功赫赫的元帅。他的母亲怕家里杀气大重,便日日念《观音普门品》,祈求儿子。道丕生下来非常可爱,令亲戚们抱不释手。周岁的时候,父亲在霍山(今山西霍县)阵亡,消息传来时,道丕正和别的小孩玩耍,突然就没了笑容。二十岁时,战火烧到了长安,道丕便背着病弱的母亲,跟在向东逃难的队伍后面。在华阴碰上刘开道叛乱,抢劫灾民,杀人如麻,道丕赶紧背着母亲跑进华山,在一个岩洞里住下。当时钱已用光,但谷子卖到一万钱一斗。道丕只好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地去乞食,乞得的食物全部留给母亲,自己靠静坐捺下饥饿。母亲问他吃了没有,他便拍拍肚皮,撒个谎说:“在外吃过了”,怕母亲伤心。

这件事一直让徒弟们肃然起敬。光仁更是时时搬一些化来的钱物回家孝敬父母,弄得乡亲眼睛出火。

福先寺还流传着一个故事,说道丕母亲挂念亡夫,怕他在旷野里游游荡荡,风吹雨淋,便让道丕去霍山收尸骨。道丕到那里搭起草棚,请工人收拾战场上的骨骸,不料堆积如山,道丕昼夜念经,心想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如果是父亲的骨骸就会自己出来。如此全神贯注眼睛都不眨,过了几天,果然有枯骨从骨头里蹦跳而出,在道丕面前徘徊许久,道丕便跪下抱着那骨头,就象抱着生时的父亲一样。当天夜里,道丕在华阴(今陕西华阴县)的母亲梦见丈夫满脸笑容回到家里。

弟子们老把这故事向外人夸耀,弄得道丕大不自在。他只是随便拿了一把枯骨回去,哄过母亲,一边安慰自己说,孝道即是佛道。效果达到了不就得了。再说,如果坦白了,不就平白失了一柄护法的利剑,封不住那些儒生的口了?

这时候,寺院外一片明晃晃的,欢声雷动。道丕摇摇头,他知道又是哪个道观的人来跟密宗的僧人比试法力,不是赤脚走炭火,便是用手探入沸油锅取铜钱,或是吞铁钉,引得人们兴高采烈。跟江湖艺人一般无二!他厌恶地关上窗子,发现弟子们早涌出去替僧人助威了,他想象得出,他们将怎样如痴如狂,他们将如何盼望那道士失手,被雪亮的刀锋切成破果烂菜,流一地腥臭的血;他想象得出,那密宗僧人将全为以赴,神色庄严,因为护法重任在肩。

“护法?荒唐!”

道丕无力地坐在地上,任喧闹声来回冲刷着僧堂。

第二天早上,道丕便离开了福先寺。过了不久,福先寺就被世宗派士兵拆毁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